传播最直观准确的全球财经头条
投稿邮箱:kaishizou@qq.com
  • 首页
  • 要闻
  • 股市
  • 金属
  • 期货
  • 投资
  • 电商
  • 理财
  • 商业
  • 问答
  • 滚动
  • 黄金不如白酒香?园城黄金“家中有矿”却仍要“醉酒”

    更新日期:2020-10-16 08:57编辑作者:赵雅晴信息来源:财经通道网

    10月15日,停牌近20天的黄金概念股园城黄金复牌后一字涨停。资本市场的快速反应,或与该公司拟涉足当下炙手可热的白酒领域有关。

    10月14日晚间,以金矿托管为主业的园城黄金对外宣布,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刘见、刘良跃持有的贵州茅台镇圣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同时向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徐诚东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

    本次交易完成后,圣窖酒业将成为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上市公司业务将拓展至白酒酿造及销售板块。

    前有甘肃白酒龙头金徽酒易主“复星系”,后有石油勘探开发企业宝德股份拟“豪饮”名品世家,今年以来,在众多“行外”资本纷纷入局驰骋白酒行业赛道之下,刚刚并购环保公司失利,急需寻求业务转型的园城黄金将目光瞄向同处赤水河畔的酱香酒企并不突兀。

    再谋转型

    “园城黄金出手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个交易是否会做成?”“它主要看中圣窑股份什么?”

    在收购预案中,园城黄金给出这样的答案:“圣窖酒业在酱香型白酒生产、销售领域积累了一定的产品口碑和客户资源,随着白酒消费品行业的快速发展,圣窖酒业的行业地位和市场竞争力将稳步提升。本次交易有助于巩固上市公司的综合竞争优势,增强上市公司抵御市场、行业周期性风险的能力。”

    作为行业龙头贵州茅台的“同乡”,坐落在茅台镇7.5平方公里酱酒核心产区的圣窖股份成立于2011年6月,隶属于中国新飞天酒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圣窖酒、樟芝圣酒等酱香型白酒的销售,2019年全年实现营收2833.12万元,净利润810.03万元。

    虽然圣窑股份在其官网中自誉为茅台镇重点酿酒企业之一,但在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看来,目前该公司并非规模性酱酒企业,品牌影响力有限。与此同时,数位贵州当地人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证实,圣窑股份产能规模并不大,在当地未形成一定的知名度。

    此外,天眼查亦显示,2019年7月,圣窖股份因未按期限公示年报被遵义市仁怀市市监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同年3月及5月因分别担保500万、480万的借贷合同,圣窖股份还被市监局进行动产抵押。

    即便如此,这似乎并未影响到园城黄金收购圣窑股份的野望。在收购欲案中,园城黄金乐观预计,“公司主要从事金矿托管业务、煤炭和钢材等商品贸易业务、房产租赁业务,目前业务规模较小,盈利能力较弱,本次交易有利于上市公司业务转型,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而这距离园城黄金上一次资产重组失利刚刚过去不到3个月时间。今年3月份,该公司宣布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泉州建设持有的津彤源34%股权、购买曹建山持有的润祥锦华100%股权及张胜利持有的能昭环保100%股权。若该交易完成,其将增加危险废物处置及利用业务。不过,由于重组主要标的津彤源的经营业绩未达到预期以及存在工程质量等问题,7月下旬,园城黄金最终终止了上次跨界收购。

    被疑“卖壳”

    跨界危废处理行业不成,园城黄金匆匆进军白酒领域又有多少胜算?毕竟布局白酒并非一场简单的跨界,尤其是对于员工仅有20名,上半年营收不足800万元,净利润处于亏损中的园城黄金而言。

    公开资料显示,园城黄金的前身是烟台华联,是一家商业百货公司,1996年就已登陆上交所,成为山东烟台首家上市公司。上市24年以来,烟台华联相继更名为烟台发展、园城股份、园城黄金,其主营业务也经历了百货商业、地产、电缆、煤炭、黄金开采及矿产品销售。

    根据园城黄金2020年上半年财报,当下该公司从事的业务主要以托管金矿业务为主,并开展了部分贸易业务。另据财报数据,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园城黄金的扣非后净利润均为负值。

    “就目前来看,园城黄金主业连亏,市值不足20亿元,发展前景不明,因此不排除被圣窑股份借壳的嫌疑。”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分析师对记者如是分析。

    这样的推测并非空穴来风。根据相关资料,早在2018年9月“中渝酒交中心推介会暨圣窖股份2020上市说明会”上,圣窖股份曾透露,公司将随集团公司于2020年在香港主板整体上市。此外,就园城黄金而言,此前其亦与蚂蚁金服、奇虎360等传出过“借壳绯闻”。

    “截至目前,本次重组涉及资产的审计、评估工作尚未完成。公司将在相关审计、评估工作完成后,再次召开董事会,对上述相关事项进行审议,并由董事会召集股东大会审议与本次重组相关的议案。本次重组尚需履行公司股东大会审议、中国证监会的核准等程序,尚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园城黄金在公告中如是表示。

    10月15日,针对此次收购的相关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联系园城黄金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截至发稿前,未得到进一步回应。

    本文链接:http://www.52tdw.com/live/3015.html
  • 转载请注明财经通道网链接
  •